风恋婆媳怨小说

摘要:老憨热泪纵横,大笑道:“打得好!打得值!两巴掌打回来一个儿媳妇,值!” 在众人惊愕之中,白亮和春嫂气昂昂地走了出去,被黑暗所吞噬。 一

说起来,老憨也怪可怜,年过半百,尚无半瓦,“客居”二儿子伟军家里。此时,正坐在二楼西向窗前,家事儿一窝蜂似的挤进脑海中,一想到家,想到儿子,心情便糟糕透了。

天越来越暗,村庄边即将入仓的麦子,起起伏伏,晦涩无光。

雨淅淅沥沥,敲打着院内芭蕉,沙沙声搅得他心烦气躁。风很大,摇动着院内的白杨,枝丫的影子,横七竖八地抽在窗户玻璃上,就像要抽在他身上。

老憨今年五十出头,妻子憨嫂同岁,育有两子。二儿子伟军,去年腊月结婚,媳妇梅香是云南的,婚前已俩月身孕,预产期就在这个月。婚后,伟军因经营店,便去了上海,留梅香在家,让憨嫂照顾。大儿子伟笑,娶妻翠花,已育有一子,名叫小杰,今年六岁。小杰从生下来,就由憨嫂养育,现在就读村小幼儿班,上学放学,都有憨嫂接送,风雨无碍。伟笑两口子在芜湖开了家超市,生意还不错;难就难在翠花也怀孕多月,产期和梅香相差不远。

最近两年,老憨为给伟军盖房子娶媳妇,塌了十多万的账,至今没还分文。本想着伟军的事儿完,还到常州建筑工地挣钱还账,可伟笑根本不给他机会,硬把他接到店内,帮工看店。他就像卖给了儿子,如同一头拼命干活的驴。十多万的巨款压得他深夜无眠,可伟笑一年到头从没想到过给他钱。给伟军盖楼房时,思忖再三,他红着脸问伟笑能不能帮忙弄些钱,后来翠花冷着脸拿给他一万五千元。

今年春节后,他就一直在芜湖伟笑的店内,像机器人似的没日没夜地干活,因为他花了儿子和媳妇的一万五千元,图个心安理得。憨嫂仍就在家里照顾梅香和小杰。

翠花已到产期,二个月前,伟笑就三番五次打,让憨嫂去伺候。可梅香离不开人,憨嫂忍着儿子和翠花的埋怨,硬是没去。上个月初,伟笑连打十多个,逼着憨嫂过去。没办法,憨嫂只得先做梅香的工作,梅香是外地人,不好说啥,憨嫂又在中和伟军商议。伟军终于同意先接梅香过去,但她生产时,憨嫂必须过去伺候。憨嫂等了六七天,伟军总算接走了梅香。期间,伟笑一天几个催促,直到上月中旬,憨嫂才到了芜湖。她就当起了翠花的全职保姆贴身侍卫,一天到晚忙得像陀螺。翠花挺着大肚子,每天总到店内,指手画脚,吆五喝六地瞎指挥。憨嫂就像跟屁虫似的跟着,遇到店内忙活,她就趁机补上。不分白天黑夜,老两口忙里忙外,累得像头驴。可不知啥原因,翠花总没好脸色,只要有不顺心的事儿,就会大吵大闹;伟笑简直成了挣钱的工具和出气筒。只要伟笑闲会儿,翠花就喳喳咕咕,骂他不知道干活,不知道操心。每到这时,老憨和憨嫂就像犯错的孩子,战战兢兢,提心吊胆。老两口实在受不下这样的生活,只想着及早离开,图个眼不见心不烦的清静。

他们住的房子是在店铺附近租的,每间房子,月租金一千多。翠花经常说:“房价这么高,不挣钱,凭啥住这样的楼房啊?”老憨明白,这话不仅是对伟笑说的,也是对他们说的。

但还有更加后怕的事情呢!憨嫂到芜湖的第十五天,怀了孕七个多月的翠花,竟然胎死腹中,虽然发现及时,送到医院,医生及时采取了措施,因为大出血,光血就输了四升,全身的血几乎都是后来输进去的。输血后,昏睡了十来天才醒过来,差点丢掉了性命。翠花的父母白亮和春嫂也都到了芜湖,照看她。春嫂一天到晚埋怨憨嫂不会照顾媳妇,不然这么大的白胖孙子也不会没了。翠花醒来后就不理憨嫂,把罪过都归咎在她身上。憨嫂本来就难过伤心,又被亲家母数落,媳妇埋怨,背后哭了好多次。白亮和春嫂在芜湖呆了十来天,因为家中快要割麦了,就回家了。临走时,他们絮絮叨叨叮嘱老憨和憨嫂,千万要照顾好翠花,不能让她再有意外了。老憨和憨嫂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下保证,亲家才不放心地离开了。

亲家回家后的第五天,伟军打说梅香要生产了,催促憨嫂立即过去。憨嫂去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何况憨嫂养育小杰到了六岁。可是他们一见到翠花的表情,心里怕怕的,竟不敢向儿媳提出到上海去的事儿。没办法,两人在病房的外边拦住伟笑。

“啥?你们要到伟军那儿去?”伟笑绷着嘴就像剃胡子。

老憨瞧见伟笑生气,忙解释道:“嗯,不是,是你妈去,我还留下来!”

“你们以为现在去合适吗?”伟笑冷冷地盯着老憨。

“有啥不合适?翠花脱离了危险,只要再养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!”老憨有些心虚,就像欠了伟笑多少债似的。

伟笑激动地说道:“翠花丢了孩子,差点没死了,现在她还在住院,她本来就怨我妈开始没来照顾她,才落到这个地步的。这个时候走,合适吗?”

憨嫂知道伟笑事事都看翠花的颜色,但手心手背都是肉,岂能置梅香于不顾呢?忙说道:“可伟军的媳妇就要生了,打让我去,要是不去,合适吗?何况梅香还是外地人,不然让别人咋看我和你爸啊!”

“这件事儿我不当家,去问问翠花,要是她同意,我没意见!”伟笑气嘟嘟地说着,起身摔门而去。

老憨和憨嫂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咋办才好。在外面站了半天,只得暂时把这事儿咽回肚里。

又过了两天,伟笑和翠花竟没有提这件事儿;可伟军一连打了几次催憨嫂,憨嫂只好哄他说,这边还有一点事儿,等两天就过去。

有件让老憨和憨嫂高兴的事儿发生了。医生告诉他们,病人恢复得很快,只有手术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,鉴于医院患者多病房紧张,让翠花回去保守治疗恢复。不得已,翠花只好回到了租住的房内了。

当天晚上,吃过晚饭,憨嫂刚刚挂过伟军,只得找到了翠花。翠花正斜躺在床上,面朝里。憨嫂见她没有反应,便小声问道:“翠花,睡着了吗?”

“嗯!”翠花没有说话,但鼻子总算有了反应。

憨嫂站在床边,很尴尬,只得瑟瑟缩缩地向她说明情况:“翠花啊,你遇到这种事儿,爸妈心里很难过,按道理讲,这时候我不应该离开你,!可梅香这两天就要生了,多次打,让我过去照顾几天,要是你同意,我想明天就过去!”

翠花没有动,也没有说话,过了半晌,终于咬着牙,冰凉地说道:“妈,我丢了孩子,差点丢了命,难道和你没关吗?我刚刚出院,你就要走,你心里只有老二,难道伟笑不是你儿子吗?”

憨嫂诚惶诚恐地说道:“梅香不是要生了吗?她是外地人,爸妈不在身边,我要是不去,不是让她有想法嘛!再者说,从去年到现在,你爸始终给你们帮忙,我照顾小杰五六年,要不是……”

“妈,别说了,你和我爸帮忙不错,帮忙我没给你钱吗?去年春后给伟军盖楼房时,我是不是给了爸一万五千元,还有……”翠花气鼓鼓地说道。

憨嫂不知道该咋样回答才好了,急忙说道:“就算我和你爸给别人打工,也得给工资吧!”

翠花腾地坐了起来,斜着身子,双手摁在床上,白净的圆脸因为生气而涨红,瞪着大眼睛:“妈,我问你,爸妈给儿子干活还要工资吗?”

“咋不要呢?”老憨来了很久,耐着性子听着屋内的对话,要不是怕戳气,早就推门进来,站在憨嫂的身边,望着翠花,“我给伟军盖楼房欠了人家七八万,娶媳妇又欠了五六万,我要是不打工,拿啥还账啊?要不是给你们帮忙,我早就到建筑工地上去了!”

“你要儿子干啥?要儿子就得干活!”翠花义愤填膺。

“可是……”憨嫂见男人吃瘪,想帮他,可一时又被哽住了。

翠花坐起来,怒气冲冲地质问:“先前我三番五次催你来照顾我,你不来,宁愿我小产,就是算定了我不给你工资吗?”

憨嫂和老憨有些语塞了:“我们……我们没那意思!”

“没那意思吗?”翠花恨声道,“没那意思,你们的表现就是那意思!”

老憨知道说不出个子丑寅某来,按了按激动的心情,只得低头说道:“翠花,我知道你心情不好,我和你妈也是!刚才我和你妈说的话都是废话,你也别往心里去!现在梅香就要生了,你妈必须过去!还请你能答应!”

翠花冷笑道:“爸,你看看这话说的,就像我个当儿媳妇是多么不孝一样!腿在她身上,不是想走就走,想去就去嘛!本来你们也没把我当成一家人,不然我也不会从地狱走了一趟了!”

老憨和憨嫂都听出了她话中的怪味,但为了伟军,只得苦笑道:“妈明天就过去了!”

“可以啊!还是和你们的亲儿子商量商量吧!我当不了他的家!”

翠花声音冷得让人颤抖,说着话,一扭身,又斜躺在床上,脸朝里面,再也不说话了。老憨看了看憨嫂,摇着头,招了招手,向门外走去。出了门,还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。

晚饭时,老憨和憨嫂没有一点胃口,憨嫂到厨房给翠花做了一大碗手擀鸡蛋面,先端了半盆温水,让她洗手脸,翠花只是吭了声,没动身;憨嫂只好找了个凳子放在床边,把脸盆放在凳子上;再把那碗面也放到凳子上,把凳子搁在床跟前,笑道:“翠花,我把水和面放到床边了,起来洗洗手,把面吃了,等会凉了,对身体不好!我先出去了啊!”

翠花没吭声。

晚上,在外面喝了酒的伟笑一回来,一头扎进了房内,憨嫂到房门口五六趟,也没敢敲门。没办法,回到自己房内气得呜呜地哭道:“干脆我就这样走,管他们同意不同意呢!”

“这样走了,不是惹抱怨吗?还是再说说吧,家和万事兴!”老憨皱眉,愁闷地劝着憨嫂。

“可,他们……”憨嫂擦着眼泪。

“我去看看!”老憨说着,向门外去了。

老憨蹑手蹑脚地到了儿子卧室门外,静静地听了一会,里面还在嘀嘀咕咕地说着话,便小心翼翼地伸手轻轻敲了敲门,小声问道:“伟笑在里面吗?”

过了一会,传来脚步声,门开了,伟笑一手扶着门,一手扶着门框:“爸,啥事儿?”

“你妈让我叫你过去!”老憨憨厚地笑了笑,笑得很难看。

伟笑扭头向翠花说道:“我去去就来!”

老憨和憨嫂的住房内。

“妈,啥事儿?”伟笑刚进门,就嚷着问道。

“我明天想到伟军哪儿,今个儿又打了,梅香就要生了!”憨嫂低着头,不敢看儿子。

伟笑面沉似水:“翠花都这样了,又刚出院没几天,小杰还在这儿,超市都关门月把了,每天那么多的房租都是纸啊?——我一个人能照顾得了吗?就算我和翠花不答应,你还是要去的吧?既然已经想好了,还和我说啥啊?”

老憨见憨嫂难堪,忙说道:“现在不是在搞环境治理,超市不让开门吗?我和你妈都在这不也没用吗?——让你妈去,我留这儿,帮你们!”

“要去都去,干嘛去一个留一个啊?”伟笑转身使劲带上了门,一声冷“哼”传过来,砸得老两口相对着抹眼泪。

老憨气恼,连夜带着憨嫂逃也似的离开了儿子的住房,到了火车站,把憨嫂送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,他直接回到了家里,因为家乡已到了小麦收仓的季节了……

老憨想起这段往事,噙着眼泪,望着外面的天空……

天黑了,雨还下着,冷风裹着雨珠,撒到屋内,撒到脸上,麻麻的,凉凉的。老憨似乎闻到了附近人家厨房里飘出的饭香了,可他竟没有丝毫的饿意。楼下翠花和伟笑逗玩小杰的笑声隐隐传来,老憨的思绪总被他们死死纠缠着。

就在老憨悲伤地从芜湖回家的第三天,伟笑一家人竟然开着私家车也回到了家里。可是让老憨气恼的是他们不住自己的家里,却要住在这伟军家里来。其实伟笑结婚时,也给他盖了三间两层的楼房,院子和厨房一应齐全。

伟军的楼房是去年盖的,他这几年打工挣了些钱,要老憨给他盖三层的,想到他每年没少往家里寄钱,也就答应了。可伟笑和翠花却要住在这里,占据了一楼一间最大的房间,床铺和铺盖也是老憨的。他们到底是啥意思,老憨想问,又不敢问,生怕弄巧成拙。他只得心中揣度,郁闷不已。

家中的空气很是憋闷,让人窒息。伟笑一家子虽然和老憨住在一起,但他们很少说话,尤其是翠花,几乎没有搭理过他,就连小杰也不到他这里来。老憨总觉得不对头,就像做了亏心事儿,如芒在背,提心吊胆。虽然家中冒了十多万外债,但为了让儿子和媳妇吃得滋润些,逢集必赶,买了很多蔬菜和肉食,每到饭点,他总是不声不响地抢先下厨。每顿饭都炒两个小菜,一荤一素。发现翠花不愿意和他一桌吃饭,他就把菜全部端到媳妇的房间,自己一个人躲在厨房内,默默地馍就馍,饭就饭地应付着过。每每吃到伤心处,都会暗暗地流眼泪。有两次,翠花嫌他做的饭不好吃,竟让伟笑把菜倒进了垃圾桶,嚷着让伟笑到饭馆去买菜。他气得连饭都没吃,不声不响地躲到卧室,关着门,坐在床上,暗自垂泪。

有一次,老憨实在忍受不住媳妇花样百出的冷暴力,瞅着个空,小声地对伟笑说道:“伟笑,要是你们嫌爸做的饭不好吃,干脆我管出钱买菜,你来做,可好?”

伟笑向身后瞧了瞧,悄声说道:“爸,翠花心情不好,你别和她那样!”

老憨胸闷:“可……”

翠花突然从一旁闪出来:“我身体不好,想吃啥,得看我的胃口!伟笑,跟我回屋去,我有事儿问你!”

共 4892 字 8 页 ...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讲述大儿媳翠莲怀孕二胎,出意外早产,且胎死腹中,剖腹取胎造成大出血差点殃及生命。而翠莲却把这一切推给婆婆身上,为此常在公婆面前甩脸子。正在这节骨眼上,二儿媳梅香临近生产,儿子伟军不断催促母亲去照顾,翠莲和伟笑却左右不同意,作梗父母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老憨夫妇左右为难,心急如焚。最后老憨气得连夜把憨嫂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,自己回老家。却不想这一走,事儿尾随而至,第二天翠莲一家便跟回了家,住进弟弟伟军的家里,并不断找茬,发展到打、砸、烧的一系列闹剧。老憨气得没法,把憨嫂和伟军叫回了家。翠莲更是肆无忌惮,升级到打伟军,打婆婆,在自己母亲春嫂的纵容下,一哭二闹三上吊,变着法子无休止地闹腾,自己打了人还反说是被别人打,伟军忍无可忍不得不报警。憨嫂为了保全伟笑一家,委曲求全让派出所别处罚翠莲,寻思自己调解处理。在亲戚的调解中,作为亲家的白亮和春嫂,不但没对自己和女儿的行为作出检讨,以和为本,反而还打了伟笑和亲家老憨。婆媳关系,是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老大难问题,封建时代的“三纲五常”观念,一般婆婆占上风的多,媳妇被一个“孝”字束缚着,不敢任意造次。而新中国成立以后,随着封建制度的瓦解及旧观念的破除,妇女的地位和威望逐渐提高,有些媳妇儿威风凛凛,竟然辱骂和打公婆。血债总要血来还,最后在伟军的坚持下,在派出所的正义与威严迫使下,翠莲与其父母除了向伤害的人赔礼道歉外,还必须赔偿损失。该篇小说正是讲述的这样一对婆媳恩怨故事,故事跌宕,情节起伏,引人入胜。尤其是小说中的几个人物,简直活灵活现:老憨和憨嫂的忍气吞声,伟笑的窝囊软弱,翠莲的撒泼蛮横,伟军的委屈和无奈,春嫂和白亮的浑噩等等,都让我几次血涌。小说一针见血,点明主题 “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女”, 触及现实家庭、学校和社会教育核心问题,值得深思。小说构思缜密,架构合理,语言朴实凝练,贴近生活现实,主题积极,具有警示和教育意义,结尾的处理让小说的社会价值得以提升,做到了祛病驱邪,匡扶正义。拜读佳作!倾情推荐共赏!感谢赐稿!问好作者!【:碧潭飘雪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6:48:17 婆媳关系是自封建时代几千年遗留下来老大难问题,到现在时代似乎愈演愈烈的架势。小说精彩,推荐赏阅!感谢赐稿!辛苦了!

回复1楼文友: 19:09:10 事件来源于身边的,耳闻目睹了不少这样的闹剧,我只是想把它写出来,让年轻人反省自己,如何对待父母!!

2楼文友: 16:54:09 小说通过一个典型的农村家庭矛盾闹剧的缩影,反应了现实社会中的某些家庭的生活情状,侧面揭示了在社会经济大潮中,重经济而轻精神文明建设,家庭、学校和社会教育对思想、伦理、道德的忽视,导致社会普遍道德滑坡,人们的思想被金钱意识所占据,心里、眼里、嘴里脑里除了金钱利益,连父母老子也不认。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重视的问题。

回复2楼文友: 19:11:2 见惯了生活中的许多类似的悲剧,心情很沉重!!老憨的原型本来就是个被虐者,在小说中我也尽量保持了他本来的面目!谢谢社长能亲自拙作,您的解读很详细,很精彩,很到位,幽兰感激不尽!!

楼文友: 17:1 :4 家庭教育注重言传身教,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严慈有度,溺爱和娇惯,到头来吃亏的是做父母的自己。所以做父母的都应该引以为戒,传统的思想道德教育不可忽视。

回复 楼文友: 19:12:21 社长的话真的是真知灼见,谢谢墨宝留评,幽兰真诚道声:您辛苦了!!!

4楼文友: 17:14:15 感谢幽兰社长赐稿!因为时间关系,久未编发,让您等久了!抱歉!编按若有不到之处,敬请海涵并提出,以便改进。期待更多佳作呈现!遥问冬安吉祥,创编愉快!

回复4楼文友: 19:1 :49 社长事务繁忙,还忙中抽闲拙作,受恩感激!遥祝身体安康,创编快乐!!

6楼文友: 08:08:19 细腻的描写,质朴的语言,周折的情节,欣赏学习。

回复6楼文友: 09:48:16 感激老师留评支持,幽兰再次谢过!遥祝您创作大丰,万事如意!!!

7楼文友: 09:4 : 1 这小说让人看的心惊肉跳,心塞的不行。这是养的儿吗?简直是要债的。那翠莲太可恶了,又不孝又不讲理,把她抓起来做几年牢就老实了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可怜懦弱的老憨夫妇,唉!幽兰老师的小说写得太好了,反应了一些社会现实,大赞!

回复7楼文友: 09:47:11 谢谢部长留下墨宝支持,幽兰感激不尽!!!

8楼文友: 07: 1:16 人物性格鲜明,各具特色:老憨夫妻的隐忍,伟笑的窝囊,翠莲的强悍,伟军的抗争,没出面的梅香也隐隐透着强势,如见其人。环境描写铺垫到位,很好地烘托了人物心情,与生活场景协调一致。故事情节起伏跌宕,扣人心弦,欲罢不能。一场场闹剧活生生眼前上演,如临其境。千百年来,我中华民族信奉家和万事兴,可万人万性,凑到一起的大家庭要想得到一个 和 字,何其难啊!编按把主题解读得准确精当,我只想说两句话:一可怜天下父母心!二上梁不正下梁理直气壮地歪!

回复8楼文友: 08:56:17 谢谢大姐认真读文,热心指教!文章已经做了再修改!精彩的美评,让小弟备受鼓舞,倍感振奋,再次真诚地道声:您辛苦了!!遥祝身体健康,创编快乐!

9楼文友: 17:56:24 恭喜并祝贺幽兰社长小说佳作复审通过!感谢评委老师辛苦了!感谢领导对社团的支持和鼓励!期待幽兰社长更多佳作分享!问好冬安,遥祝编创愉快!

10楼文友: 19:44:04 乡村幽兰老师的小说写的入木三分,把翠莲家里三口人的自私写的淋漓尽致,把老憨两口子的懦弱和善良刻画的感人至深。把伟笑,伟军哥俩的无奈和胆怯也写得非常到位。好小说,有鞭挞丒恶宏扬正义的力度。欣赏问好。

回复10楼文友: 07: 1: 2 谢谢老师!所写均是经常见到的事儿,还请老师多多指教啊!遥祝老师生活快乐!创作丰硕!

夜尿增多的治疗

尿黄尿痛尿不尽吃什么药物

夜尿增多临床症状

小儿积食发热如何消积食
鲁南欣康饭前还是饭后
新生儿黄疸反复是什么原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