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神枪手杜丽瞄首金老枪王义夫甘愿擦枪

“神枪手”杜丽瞄首金 “老枪”王义夫甘愿擦枪

8月7日,中国射击队总教练王义夫(左)在训练中指导队员杜丽(右)。 新华社现场图片 7日奥运官公布了射击比赛资格赛的靶位分配表。 根据官方公布的靶位来看,赵颖慧将在18号靶位 (从17号靶位开始,即正数第2个)进行资格赛争夺,卫冕冠军杜丽则会在26号靶位开打。德国名将普菲尔施弗特在23号靶位开始资格赛争夺,捷克人卡特琳娜·埃蒙斯在28号位置,俄罗斯的加尔金娜则被分在50号靶位。 射击比赛是个人项目,不过却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影响,尤其是本次中国射击队主场作战,更是多了一还是按照老观念、老方式经营分压力。无论是担负着首金重任的杜丽,还是亟需正名的赵颖慧,在比赛中集中注意力,不闻 “两边”事全神贯注于自身发挥才是最重要的。 射击场内,除了子弹射在靶上产生的金属撞击声刺激一下耳朵外,一切都是静静的。 10环,又是10环,每位枪手的电子显示屏上,10环几乎是一个不变的数字。7日是奥运会开幕式前最后一次试射,所有试射枪手的表现,让人感觉到他们中没有失败者,全部是金牌的有力争夺者。这对于承担着中国军团争夺首金希望的杜丽来说是个坏消息。 7日上午10点30分,也就是9日当天第一块奥运金牌在射击项目上产生的时间段,射击总教练“老枪”王义夫来到了杜丽试射靶位边,拉着杜丽的教练王跃舫小声嘀咕着什么。 杜丽头带遮光帽,身穿能够稳定身体重心的比赛服,这身装束几乎没法让人认出来。 半小时后,杜丽试射完毕,脱下装束,一脸阳光。她把两把银白色的钥匙穿在参赛证上挂在脖子上,身体一动,闪着银光的钥匙发出细微声响,射击场里激起少许生活的气息。 杜丽微笑地注视着她的两位教练给她收拾比赛行头。而王义夫则走近靶位,拿起杜丽的枪仔细检查起来。他可能发现枪上有问题,招呼杜丽过去,然后亲手调试了很长时间。 那神情就像修理工王义夫正在给驾驶员杜丽修车。“你怎么亲自给杜丽弄枪呢?”等候电梯时,问王义夫。“她不会弄,当然我朝鲜在12日举行的朝韩高层会谈上表示来弄。”王义夫回答。“打了这么多年的枪,难道她自己不知道,非要你亲自给她整?”追问。“哼,她能弄得明白吗?”王义夫有点情绪。 其实杜丽目前有王跃舫和另外一个教练两人陪着进行日常训练,调试一支枪对于这两名教练来说简直是区区小事,就像自行车教练一定会修车一样简单。 王义夫在赛前亲自给杜丽验枪,某种程度上说明他身上承担的压力,承担着为中国代表团夺取首金的压力。 相比“老枪”王义夫的内心压力,杜丽很轻松,她把行装都交给了两名教练,脸上挂笑,独自快步走出了射击场。 据在10米气步枪射击场地把门的志愿者讲,8点30分杜丽就进去训练了。10点多时几乎全部是男选手在试射,杜丽混在男选手中一起试射,他们10环、10环的命中率,对杜丽一定会构成微妙的心理影响。杜丽用此方法激励自己的斗志。 杜丽特意选择了背对入场门的一个射击位置训练,一是让入场门开启时的微风故意干扰自己,二是让走进走出人员的嘈杂声来干扰自己。这样,如果一旦选到这样的不利位置,心里也好有数。 中午稍过,杜丽和教练王跃舫像一对好友逛街似地挽着手从住处出来。看到一辆班车路过,招招手想搭车,后又作罢。杜丽走路时,不知何故脚似乎有点瘸。 此刻正好在她俩身边,手上又握有王跃舫昔日在上海任教时,其同事的“采访介绍信”,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上前去打扰,与一条相比,毕竟这块金牌的意义更重大。


盘锦治疗白癜风去哪里
舌头溃疡
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