争鸣我也谈读懂杂谈

说在前面的话:我在此所说的“读懂”主要是关于争鸣论坛里修行前辈所发的那个帖子。修行前辈说诗歌应该让每一个读者都能读懂,在此,我并不表示反对,我只是想简单地谈谈我对“读懂”的看法。晚辈才疏学浅,“道行”自是难比前辈高,不当之处,各位请海涵。再次声明,此文所有言论,不针对任何人,仅表明我个人观点。

我是个有偏好的人,对待文学作品亦不例外。所以看书的时候,我会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先看;诵读的时候,我很容易就将喜爱的作品倒背如流;和人交流的时候,我一谈论到喜欢的作品发言欲望就特别强烈。然而,我也还算是个客观的人,所以即便我有自己偏爱的文学风格、体裁等,但评论别人的文学作品的时候我都会抛开自己的喜好,先从理论出发。说这些绝不是废话,这是一个关于“主观”和“客观”的话题,而我觉得诗是否能让每个人都“读懂”,也是需要从“主观”和“客观”来分析的。因此,我并不认为能让所有人都读懂的诗就是好诗,同样,我也不认为有个别或者部分人读不懂的诗就是不好的诗。归根结底,诗能不能让每个人都读懂,它不仅仅看作者或是读者其中的一方,即要从主观和客观一起看。

首先,我从诗歌是什么开始分析。通俗地说,诗歌是用来抒情达意的方式,是个人主观情感的寄托。深一点说,诗歌是通过对客观事物的描绘来反映你内心情感的载体。专业地说,诗歌是世界上最古老、最基本的文学形式,是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。从诗歌的概念我们可以看出诗歌的作用,即“诗言志”。显而易见,“诗言志”是古诗和新诗的共性。那么这个诗歌的“志”是每一个人都能读懂的吗?而每个人读懂了就是好诗,读不懂就是不好的诗吗?我想不是吧。打个比方,“江山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。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这首诗每个人一看就明白吧,可是它是好诗吗?终究不过是打油诗!打油诗是难登大雅之堂的。所以我觉得让所有人都能读懂的诗并不一定是好诗。又打个比方,李商隐的《嫦娥》:“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沈。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。”这首诗的“志”是每一个读者都能理解的吗?我敢说肯定不是,先抛开“志”不说,恐怕有人先会指着那“沈”字说是错别字呢,其实不过一个通假字,但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自己看肯定就会不明白。而这首诗表达的意思恐怕就不只是小学生不理解了。这首诗历来众说纷纭,有说是写女道士的,也有说是写李商隐自身的,纪晓岚甚至说这是悼亡之作。这首诗有这么多说法说明它难懂,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懂。可是我想问,懂诗的人谁敢说这首诗写得不好?客观地分析,这首诗借事喻理,讲述一个故事来阐述了一个道理,又或者说借事抒情。而本身描绘故事时,情景交融,遣词婉丽。艺术价值高吧?!值得学习的地方多吧?!所以说有个别人或部分人读不懂的诗不一定是不好的诗。

说这么多,无非就是想说明看事情不能片面,读诗能不能“懂”也一样不能片面而谈。作为一个或者文学评论家就更不能片面了,一首诗好与不好更多的时候是看读者能读出什么,而或者评论家是读者的引导者,若仅因自身喜好和阅读能力去判定一首诗的好坏那是不恰当的!茅盾说过,做一个文学评论家远比做一个作家难。所以论人也好,论诗也罢,首先请有个客观的态度。

再者,我从诗歌的语言风格分析。这一点也是修行前辈提到的,修行前辈认为好的诗歌语言应该直白朴素、通俗易懂,而相对来说,诗歌语言晦涩华丽就不是好诗。其实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要让每一个人能读懂。上文我已证说了我的观点:并不是能让所有人都读懂的诗就是好诗,也不是有个别或者部分人读不懂的诗就是不好的诗。同理,通俗朴素的语言写出的也不一定是好诗,晦涩华丽的语言写出的也不一定就是坏诗。我曾在论坛里回帖说:“诗只要言之有物,有思想的光彩,就都是可以的,语言华丽和朴实也只在于我们是否喜欢,并没有绝对的好与坏、对与错。”我在此,做一个较为详细的分析。说到诗歌的通俗易懂和晦涩艰深,我们会不由自主的想起白居易和李商隐、吴文英。白居易的诗妇孺皆可读懂,他是写诗语言通俗易懂的典范。那么语言通俗易懂、直白朴素可以写出好诗,就代表每个人写诗都要追求这样的语言风格吗?我想答案每个人都知道,各人偏爱不同,不可能追求同一风格。如非得举出一个反例说通俗易懂的语言也可能写出格调不高的诗,那上文“江山一笼统”已是很好的解说。所以在此我重点要证实的是:华丽晦涩的语言也可以写出好诗,你读不读得懂和诗歌的好坏无关!鲁迅先生曾这样说李商隐:“玉溪生清词丽句,何敢比肩,而用典太多,则为我所不满。”注意,鲁迅先生说的是“不满”,并没有说“不好”,反而他佩服李商隐清词丽句,难以比肩。明王士祯也曾评价李商隐说:“獭祭曾惊博奥殚,一篇锦瑟解人难。”王士祯直言不讳地说李商隐写诗太晦涩了,难看懂,但也没说李商隐写得不好。而相反,李商隐和吴文英二人的作品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清朝诗人叶燮在《原诗》中评李商隐的七绝“寄托深而措辞婉,实可空百代无其匹也”。现代叶嘉莹前辈也在《从比较现代的观点看几首中国旧诗》中说:“至于义山,这才真的是一位意象化的大师。……而义山诗中之意象则是‘缘情造物’,在义山诗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,作者对于意象的有心制造和安排。有时在义山诗中所表现的就是一片错综繁复的缤纷的意象,……其意象之所取材,也就特别偏爱于某些带着恍惚迷离之色彩的非现实之事物,因为唯有这些非现实之事物,才能够表现出他的哀伤幽眇的情思。”这些话都高度肯定了李商隐的作品的艺术价值。吴文英也一样,得到不少肯定。清代学者 在《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》中便客观地评价了吴文英说:“梦窗奇思壮采,腾天潜渊,反南宋之清,为北宋之秾挚”,又说他“运意深远,用笔幽邃,炼字炼句,迥不犹人。貌观之雕缋满眼,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”。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卷二则说:“若梦窗词,合观通篇,固多警策。即分摘数语,每自入妙,何尝不成片段耶?”况周颐《蕙风词语》卷二又说:“近人学梦窗,辄从密处入手。梦窗密处,能令无数丽字,一一生动飞舞,如万花为春;非若琱蹙绣,毫无生气也”。可见这晦涩作品并不比某些通俗作品差。所以依我之见,通俗易懂和晦涩艰深只是作者个人语言风格,它不是评论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。同样,有人读不懂晦涩的作品不能怪诗作不好,其实只和你的喜好还有阅读能力有关。

统而言之,一首诗能不能让每个人都“读懂”,它不是只关系作者作品而已的,它和阅读者也有一定关系。所以好诗并不是每个人都读得懂,每个人都能读得懂的也并不一定是好诗,诗歌好与坏和语言风格无甚关系!我都是以古诗词为例说的,其实现代诗歌也一样,因为诗歌的本质是相同的。而现代诗歌更是五彩纷呈,语言风格的多元化在某种情况下还值得提倡,是不是要让每一个人都读懂那不过是个人创作理念罢了,在众多的白居易当中来一个舒婷又有何不可呢?舒婷写的朦胧诗不美么?所以关键看个人喜好罢了。

最后我也不得不说一点,作为一个,千万要记得客观!应该站在评论家的角度去看待一篇文章,不是仅凭个人喜好的,也不是仅凭你读不读得懂的。而作为一个创作者,我更建议你们放宽思路,不要有太多顾忌,重要的是写出有意义、有自己的风格的作品,能不能让每个人都读懂只是其次,因为没有人会怪你不是白居易!总的来说,作者作品和读者是分不开的,是相互依存的,只愿作者能给予读者更多的阅读享受,也愿读者发掘作者作品更多的闪光点,学会包容。有了双方的和谐才会使得文学更加繁荣!

共 29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杨钟雄稿签:读罢这篇文章,我是要鼓掌的。首先,它很及时,根据修行文友在争鸣论坛发起的一个讨论帖——“诗歌要让读者读懂”,引发所想,之后有所达,因此言之有物;其次,它很客观,凡事没有绝对的好坏,也没有绝对的对错,文章辩证得阐述了“好诗并不是每个人都读得懂,每个人都能读得懂的也并不一定是好诗”这个比较中肯的观点;还有,它很全面,文中引经据典,可见作者阅读面之广,之深,也颇具说服力;最后,是深刻与完整,文章并不长,然而语句明朗,观点卓然,收尾有力。整体上看,文章如古鼎,稳实而浑厚。特此。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 : 2:45 读罢这篇文章,我是要鼓掌的。首先,它很及时,根据修行文友在争鸣论坛发起的一个讨论帖 诗歌要让读者读懂 ,引发所想,之后有所达,因此言之有物;其次,它很客观,凡事没有绝对的好坏,也没有绝对的对错,文章辩证得阐述了 好诗并不是每个人都读得懂,每个人都能读得懂的也并不一定是好诗 这个比较中肯的观点;还有,它很全面,文中引经据典,可见作者阅读面之广,之深,也颇具说服力;最后,是深刻与完整,文章并不长,然而语句明朗,观点卓然,收尾有力。整体上看,文章如古鼎,稳实而浑厚。 夏至出生。居于潮汕小镇。不成气候。简单的懒人一枚。

2楼文友: 2 : :48 非常赞同箬茗的观点,更欣喜你可以表达得这么好。 夏至出生。居于潮汕小镇。不成气候。简单的懒人一枚。

回复2楼文友: 10:45:55 呵呵,我只是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罢了。学几天有些事都没能电脑上,只是上来溜达,那个贴我一直在关注,昨天忍不住了,就上来匆匆写了这篇文章。文中还有很多表述不到位的地位,内容也还不厚厚实。本也想写一些关于现代诗的内容,但匆忙中还是捡了我爱的古诗词。呵呵,不过也正是我自己说的,我是个有所偏好的人。

楼文友: 10:54:46 文有千意,字有百解,记得钟雄社长说过,哪怕只有一个能懂,足矣。

通俗与深奥,尽在人的理解中。

文章围绕主题,引经据典,是篇好文章!

问好箬茗,周日快乐! 我来自大山深处,来自心灵彼岸……

回复 楼文友: 17:48:4 呵呵,山泉前辈所言甚是。在文字的世界,得一个知己就足够了。问好前辈!

4楼文友: 00:18:55 我还是认为,人与文都应是自由的,不必非得怎么样。

让花自己开吧。 夏至出生。居于潮汕小镇。不成气候。简单的懒人一枚。

微信公共号小程序

微信公众号小程序

微信公众号的小程序

最安全有效的减肥产品
小孩积食为什么会咳嗽
小程序是怎么做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