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玉尘缘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咽苦果

仙玉尘缘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咽苦果

寂!

天地寂静如荒!

剑意如潮!杀意凛然!血气弥漫!

天霄界,最强大攻击力,剑意,寂!

一剑出,金丹灭!

意气风,不可一世的的杜澜,转瞬陨落!

这惊天一剑,威力强悍无匹,远众人想象!所有人心底,皆是不由自主涌上一阵莫名寒意,浑身寒毛倒竖,震颤不已.众人皆是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,呆呆立在原地,无法动弹,久久无语。【.netbsp;过往修者,飘立半空,半丝动静也无。

所有人都是不明情况,只见一道血光迸射,便见杜澜坠落!

金丹期修者,竟然被人一剑斩杀!

十余位金丹期修者,和几位门派掌门,皆是惊骇望着隐心,无法思考。

一剑斩杀金丹!

所有金丹期高手,心中也是泛起一阵寒意,惊惧莫名。

隐心!

众人望着隐心,满脸难以置信。

隐心,当初在金丹期修者中,便是名震天霄界,只是后来被时未寒击败,境界被打落回灵寂期,从此便在天霄界销声匿迹。所有人都已渐渐淡忘他,只是偶尔想起,一阵唏嘘罢了。

但今日,隐心却又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!

实力依然强大!

不,比以前更强大!

当时,隐心实力虽强,但也只是胜过众位金丹期修者而已,一些实力强横金丹期修者,与他相比,不过是稍稍逊色!但现在,他实力却是强横到一个高深莫测地步。

几位在远处金丹后期修者,都觉震撼莫名,自愧佛如,他们清楚无比,自己和隐心相比,完全是天上地下!之前,隐心实力虽强,但好歹给他们留下一个背影,让他们苦苦追赶,但现在,连背影也无!

他们实力虽强,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,一剑灭杀金丹!

杜澜在金丹期修者中,虽然人缘极差,讨厌他之人,不知凡几,但谁也不敢説,能在瞬息之间,灭杀他。甚至,有几位金丹中期高手,都没有把握能够胜过杜澜!

但这又如何?

杜澜实力再强大,转眼间,风云变幻,还是被一剑劈成两半!

谁能想到,一位金丹期高手,竟然瞬息之间就被人灭杀!

形势急转直下,突兀莫名,万剑宗四位长老,只能呆呆望着杜澜尸,无言以对。

突然,太突然!

一切都太突兀,令人措手不及,无法施救。

刚刚那一瞬间,一股荒凉寂静剑意,弥漫开来,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沉浸其中,深陷进去,无法自拔!

直到血光乍现,杜澜陨落,他们才回过神来。

但一切,都已来不及!

蔡恒呆愣原地,半晌后,他方真正回神。

望着不成人样杜澜,他这才相信,杜兰是真的死去!

一股恨意,瞬间从他心头涌起。

望着隐心,他眸中恨意涌现,毫不掩饰!

隐心实力强悍莫名,他早有耳闻,甚至亲眼所见,但强到今日这般地步,他完全没有想到!他更没想到是,门中金丹期长老,竟然会被隐心一剑灭杀,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!

培养一位金丹期修者,其中难度,堪称不顾一切,心力交瘁。

整个万剑宗,当初一下拿出四份冲击金丹资源,但成功者,却只有杜澜一人!

由此以后,万剑宗实力才算迈上一个新的台阶!

但今日,隐心一剑,又将万剑宗打回数十年前!

仅是一剑!

这一剑,万剑宗损失,何止是上千万块下品灵石!

可恨,实在可恨!

蔡恒心中恨意澎湃,心念一动,飞剑瞬间飞出,在身前徘徊,光芒闪耀,剑芒吞吐不定。

远处,人影如潮,向此汇聚。

刚刚那一道惊天剑意,已是震动整个无双剑门!

所有人都是飞向此处飞来,欲要一探究竟。

遁光浮动,如繁星diǎndiǎn,金丹期修者,光芒闪耀!

隐心面色淡然如漠,静静立在原地,对这一切,无动于衷。

斩杀杜澜,是他刻意为之。

他这次重现各大门派之前,必然会引起一番极大震动。

这正是他所想要,但还远远不够。

他要的是处在风口1ang尖,风暴中心!

灭杀杜澜,正好能如他所愿。

怪也只怪杜澜倒霉,千不该,万不该,非要在此时动手击杀林暮,只能成为他复出垫脚石。

立威,是他目的,同时,他也是为了林暮!

林暮对他三人,无比重要,谁也不能动他!他绝不允许!

杜澜不知所谓,竟然敢拂他逆鳞,纯粹是找死!

杀死杜澜,是为杀鸡儆猴,今后若再有人想要对付林暮,便需掂量再三。

连金丹期修者,他都敢随意灭杀,谁还敢轻易动手?

想及林暮,他心中不由一紧,向下望去。

山道石阶上,骆言和寒冰仙子,已是将林暮从深坑中扶起。

令骆言稍稍心安是,即便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,林暮依然是毫无伤!

强悍体魄,一展无疑!

如此体魄,甚至要胜过许多金丹初期修者!

骆言一阵欣慰,六百万块下品灵石,没有白花!

若非如此,只怕林暮早已被摔死!

身上没有伤痕,但林暮伤势,并不乐观。

他最大伤害,是神识!

杜澜是金丹初期dǐng峰高手,神识凝练无比,他神识全力一击,风云变色,林暮神识即便能和金丹期修者媲美,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埋在如此强大神识攻击下,根本无法抵挡!

“伤势如何?”骆言一脸关心,望着寒冰仙子。

寒冰仙子面色寒冷如冰,一双纤纤素手轻轻放在林暮额头,冷声道:“杜澜神识太过强大,至少是林暮二倍!在如此强大神识攻击下,一般人早已无声无息身亡!林暮神识虽然远胜灵寂期修者,但在这样攻击下,还是无法抵挡!若非他极其机敏,在关键时刻,动整个识海,攻击杜澜神识,消融掉杜澜大部分神识攻击,他现在极有可能也已陨落!但即便如此,他识海中还是留下一丝杜澜神识。”

“当真可恶!”焚凝一脸怒意,在旁怒道:“杜澜小肚鸡肠,睚眦必报,下手真狠!若非林暮实力群,这一下,便差diǎn死在杜澜手中!”

他身旁两位弄焰门长老,也是齐声附和:“杜澜该死!隐心前辈一剑将之灭杀,大快人心!”

骆言却是无暇关心杜澜之事,担忧望着林暮:“不知这丝神识,会造成什么影响?”

寒冰仙子语气冰冷,带着一丝怒意:“虽然仅是一丝神识,这股神识,却极为棘手!修者识海,纯粹无比,任何一丝外来神识,都能对修者识海造成极大影响。轻者识海动荡,头晕目眩,重者识海崩溃,濒临灭亡!杜澜神识,极为凝练,且刁钻狠辣,在林暮识海中横冲直撞,不停破坏。若不能及时遏止,林暮有可能识海被破坏殆尽,再也无法醒来!”

再也无法醒来!

寒冰仙子之语,如同一柄重锤,一下敲在骆言心头。

林暮是三人最大希望,若他真无法醒来,以后如何,他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没办法了么?”骆言不由问道。

“有。”寒冰仙子坚定道。

骆言大喜,忙问道:“有何办法?”

“等。”寒冰仙子望一眼林暮:“只能等他自己慢慢醒来。修者识海,极其脆弱,我们神识虽然足够强大,轻易便能驱走杜澜神识,但若我们神识真若进入他识海,不仅无法帮助他,反而会引他识海本能抗拒,会使情况更糟。现在,唯一办法,便是等他醒来!”

“等。”骆言复念一遍,随即轻轻diǎn头。

他等得起。

只要林暮能够醒来,哪怕无法参加这次大比,都无碍!

冲击金丹期资源,他可以出!

“识海伤势,最难恢复。”寒冰仙子面色如冰:“眼下需找个静处,让林暮自行恢复。”

骆言diǎn头:“这好办,咱们这便去找无双真人。”

焚凝三人忙齐齐diǎn头。

几人转过身来,望着半空,隐心和蔡恒。

一股杀意在半空弥漫而开,蔡恒与隐心相对而立,剑气逼人。

蔡恒蓄势良久,却是不敢动攻击。

隐心一剑威势,对他影响极大,在那道惊天剑意下,他也要沉沦其中,俯拜服。

一旦隐心用出剑意,他也没有半分把握,能接下隐心一剑。

是以,战或者不战,他犹豫了!

天空剑光闪烁,修者云集于此。

金丹期修者,都已不下百人。

所有人都围在外面,远远观望。

没有人出声,众人都在望着,这场一触即大战,是否会生。

刚刚隐心一剑,许多人都未亲眼见过,来到此处后,才听人説起,对于那种强大威力,许多金丹后期修者都持有怀疑态度,无法相信。

围观者,总是喜欢夸大其词,唯恐天下不乱。

这些人所説之言,不能尽信!

只有亲眼见识到隐心出剑,他们才会相信。

只是,令他们略微失望是,蔡恒剑拔弩张,隐心却极为随意,飘在半空,浑不在意般。

蓦然,隐心动了。

他低头向下望一眼骆言,听到骆言传音,微微diǎn头,随后抬头,望着对面蔡恒。

“战或不战?”隐心声音平淡至极。

一句话,短短四个字,蔡恒顿感压力如山,后心冷汗直流。

所有围观修者,却是一脸期盼,希望蔡恒能回答:“战!”

但他们都失望了。

蔡恒面上恨意,一瞬间敛去,仿佛从来都不存在般。

“杜澜之死,是他咎由自取。如此苦果,也只能他自己咽下去!”

蔡恒望着隐心,微微笑道:“我不会因为他之死,与你为敌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是望着蔡恒,失望至极!

看无广告,全文字无错,-.文字,您的最佳选择!

海口十佳妇科医院CNMA管理会计师报名条件是什么郑州中医男科医院

宁尔康退热冰露多少钱
低血糖有什么危害
风湿骨痛涂什么药油有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