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道玄皇第三百六十五章闻姬压酒劝客尝第一

武道玄皇 第三百六十五章 闻姬压酒劝客尝(第一更)

沈潮不动声色道:“那霜枫城神兵堂分号堂主隋金铜又犯了什么过错,一门竟惨遭毒手,而且房屋还被焚毁,尸骨无存,这也是鹿岛主作为吧!”

“霜枫城?隋堂主?”那鹿巡海脸上一愣。<-.

“怎么,鹿岛主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么?”沈潮问道。

凌寒的眼中再次燃起了怒火,神兵堂与剑庐比试之时,那常火儿回来报,説是霜枫城神兵堂堂主隋金铜一家五口死于非命,之后自己亲自看到那常火儿拿出的证物,正是那鹿角的标志。

凌寒朝着那身边的黑衣人看去,只见那人的胸口处,果真佩戴了一个与那鹿角一模一样的标志,看样那隋金铜命丧与鹿灵岛之手,却是板上钉钉。

“沈庄主,我鹿灵岛与神兵堂隋堂主并不熟悉,为何要害他一家,定是有人假冒我岛上xiongdi,杀人灭口,又栽赃陷害!”鹿巡海道。

“哼!没见过那个杀人凶手会承认自己的手上沾了血!”沈潮道。

“沈庄主,我等长居岛上,倒是真的遇到过假冒我岛xiongdi,杀人越货的海匪!只是一直没有抓到过!”鹿巡海道。

“hāhā哈!”沈潮yizhèn大笑道:“行侠仗义,便是你鹿灵岛所为,杀人灭口,便是那假冒的海匪所为,鹿岛主,你当沈某是那三岁的娃娃,那么好欺骗?”

“沈庄主,有朝一日,我必定捉几名假冒我岛的真海匪!以证明我岛的清白!”

鹿巡海道。

“清白?就凭你等,也配得上清白二字?”沈潮道。

“姓沈的,你不要出口伤人!”那个黑衣人终于忍不住高声道。

凌寒见状,急忙走了几步,挡在了沈潮的前面道:“怎么,想动手?”凌寒説罢,一股灵压朝着那黑衣人奔涌而去。

那黑衣人也不示弱,也放出了灵压,与凌寒抗衡,看来那黑衣人也是畅血修为。只是凌寒jingguo米粒儿的教导,神识之力十分的强大,竟一举压过了那黑衣人。

那黑衣人的头上涌出了汗珠,脸色凝重,但犹自咬牙坚持。

沈潮见凌寒占了上风,便道:“寒儿,不可无理!我等只是闲谈,若要动手,等到今日之后!”

那鹿巡海也道:“下山虎,怎么能对沈庄主大喊大嚷,还不向沈庄主赔罪!”

凌寒见师尊发话,便收了灵压,那黑衣人顿时松了一口气,不情愿的道:“沈庄主,恕在下无理!”

沈庄主冷冷道:“七狼八虎,果然跋扈!对我尚且如此,若是对待良善,还不知用何手段!”

“是何事,让沈庄主发这么大的脾气?”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,四人听罢,无不觉得这声音有如天籁,让人恨意顿消。

凌寒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材曼妙的青衣女子从那楼上莲步轻移,缓缓而下,就如那九天玄女下界一般。

“姬舞,原来你在!”沈潮一见那女子,脸上likè露出了笑容。

“原来是闻阁主!巡海有礼了!”鹿巡海看到那女子,也likè施礼道。

“几位贵客到来,姬舞未曾迎接,却是姬舞的不是!为了向几位表达歉意,姬舞特地备上一桌酒席,给诸位英雄赔罪!”那女子娇滴滴的道。

凌寒见那女子年纪不大,样貌清秀,但浑身竟是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的诱人魅力,这种魅力,在露琼贾薇的身上,却是难以感受到。只见她一双明目有如秋水,似乎能洞穿人心善恶,一张檀口恰似樱桃,説起话便是那和煦春风,但听説她便是那“风月阁”的阁主,“玉洁冰清,风月四姝”的师父,竟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那下山虎也如凌寒一般,仔细的打量着那闻姬舞,眼中竟燃烧起火焰。

闻姬舞看到了下山虎那虎一般的颜色,微微一笑道:“这位英雄便是下山虎吧!七狼八虎,姬舞jiushi在这“风月阁”中也早已听到过“下山虎”的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英雄了得,一会儿姬舞定要与英雄共饮一杯!”

那下山虎听到姬舞称赞,脸上露出了笑容道:“闻姑娘説笑了,在下只是一介莽夫!怎敢与闻小姐同饮!”

“下山虎xiongdi何必自谦,自古美人爱英雄,便是姬舞这般庸脂俗粉见到xiongdi,这心都“砰砰”直跳!”那姬舞娇笑道。

“闻姑娘若是庸脂俗粉,那天下还有美女么?”鹿巡海笑道。

“鹿岛主真是会説话!”那闻姬舞双颊竟是羞得通红,更添了几分妩媚。“这位公子便是凌寒凌公子吧!”

沈潮笑道:“姬舞猜的不错,正是小徒,寒儿,快拜见闻阁主!”

“凌寒参见闻阁主!”凌寒一拱手道。

“凌公子快别多礼,让我好好看看你!”那姬舞説罢就走了过来。

凌寒只觉得自己的手竟然被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握住,浑身顿时如同被电了一下,心中一颤,脸上一红,道:“闻阁主……”

“凌公子不用拘礼,我这年纪,都可以做你的母亲了!”那姬舞笑道,“嗯,果然是龙凤之姿!难怪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儿天天的念叨!听得我耳朵都起了老茧!我便与我那几个徒儿道:那凌公子就要成为沈庄主的乘龙快婿了,你们几个,却是老猫闻咸鱼——休想啊休想!(嗅鲞啊嗅鲞)”

“姬舞,你在説我的徒儿是咸鱼么?”沈潮笑问道。

“啊!是姬舞説错了,一会儿姬舞定当自罚一杯,给凌公子请罪!”闻姬舞娇笑道。“几位请吧!”

那闻姬舞一出来,登时将方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,有那美人在侧,沈潮也好,鹿巡海也罢,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,开始了谦让。在那闻姬舞的面前,似乎所有的男人心中只有一种火,那便是妒火。

几人上了二楼,正是凌寒贾薇当日与四姝同桌的那一间屋,此时那四姝,都只是添酒弹唱的配角。但凌寒也一一与她们见礼,让四姝心中yizhèn温暖。

桌上,菜品精美,虽然不如五味做的那般,但有美女相伴,歌舞升平,竟将这菜品也提升了一个档次。

闻姬舞连连劝酒,一时间桌上竟是其乐融融。

“姬舞,平日你常説不善饮酒,今日怎么竟如此豪爽?”沈潮喝下一杯闻姬舞斟满的酒,笑眯眯的问道。

“沈兄再饮一杯姬舞便告诉你!”闻姬舞撒娇道。

“好!那我再饮一杯!”沈潮説罢,又是一饮而尽,“这回你肯説了吧!”

“姬舞有一事相求,还请沈兄能够答应!”闻姬舞道。

那鹿巡海听了,只是默默的将杯中的酒饮尽,像是满怀心思。

“哦?是什么事?”沈潮问道。

“你们先下去吧!”闻姬舞高声道。

“是!师尊!”那“冰清玉洁,风月四姝”听到师父吩咐,便依次退下。

沈潮见闻姬舞一脸的严肃,便问道:“是什么事,竟然如此神秘?”

闻姬舞道:“沈兄,姬舞今日想为鹿灵岛説一句话,jiushi请沈兄不要与鹿灵岛为难!”

“什么?”沈潮听罢,脸色一沉,likè将那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。“姬舞,你也为那海匪求情?”

“沈兄,据姬舞所知,这鹿灵岛虽然一直被冠以匪名,但他们做的都是行侠仗义之事!并没有一丝的劣迹传到我的耳中!”闻姬舞道。

“姬舞,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定是被那假象所蒙蔽!”沈潮道。

“沈兄,姬舞也不是小孩子,是非善恶还略知一二,不过姬舞的确不想让沈兄与那鹿灵岛交恶!”闻姬舞道。

“好小子,还有些手段,竟然能让姬舞为你们求情!”沈潮对着鹿巡海道。

“沈兄,并非是鹿岛主求姬舞,而是姬舞自愿的!”闻姬舞道。

“你!”沈潮竟然气的张开嘴,发不出声音。

凌寒心里也是不解,这闻姬舞为什么要给那鹿巡海求情,莫非受了鹿灵岛的威胁,或者是收了鹿灵岛的好处?

沈潮平静了一下心态,便道:“姬舞,若是这件事我不答应呢?”

湖北治疗白斑的医院
永州治白癜风的医院
汕尾治疗白癜风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