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原来写诗总是纠缠于搜寻意象

原来写诗总是纠缠于搜寻意象,

什么云呀,雨呀,月光呀,夕阳呀,

甚至微尘露珠,甚至颓败的墙,

简直都被我用烂了,

烂在我的纸上,烂在墨水的黑暗里。

此一刻,我才终于懂得我的愚蠢——

“我”不就是诗里最美的意象?

正如这首诗里的我,实在,

头上着白织灯,手里握着笔——

写我的春天。清晰,清晰地——

可以摸到我的脸,可以清晰地看见,

我的灵魂矗立在墙上,

不对,那是我的影子!

3.4,著

营口妇科医院北京丰益医院电话希爱力治疗术后ED效果

治疗口腔溃疡的药
贵州治疗龟头炎费用
常德权威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