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血子树情结

七十六岁的父亲,多次提到三十六年前,他在华坛山人民公社工作时,被派到郑坑大队蹲点,看到过一个山坞人家门前,有很多株稀有的“血子树”,其中几棵树干粗大,需三四个人合围,周边还长出了许多粗细不一的小“血子树”,形成了一片“血子树”林。

每次文学采风,古树都是我关注的重点。和古树相关的故事,也是我写作的亮点。这既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、文学爱好所向,也与当今社会重视生态旅游和本土文化有关。父亲说,我们华坛山镇历史悠久,风景优美,很多村落里还保留着很多古树,作为华坛山人,你也要去走走看看,写写我们家乡的古树。

2015年12月20日,农历冬至的前一天,由父亲领路,十一岁侄女文文、六岁侄子乐乐随行,弟媳彩薇和我护驾,老中青少儿一行五人,文文骑着她心爱的自行车,自行车龙头上插一个见风转溜的黄色纸风车,乐乐蹬着专属于他的不锈钢踏板车,我们三个大人徒步,带上备好的干粮和饮料,开始了探访“血子树”林的旅程。

对于旅行,我始终相信重要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一路的风景,以及一起看风景的人和心情。目的地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坐标点,让出行因为有了明确的方向而更具策动力和成就感。而那片父亲一再念叨的“血子树”林,就是我们此行的原动力。

为了这次旅行,父亲已经做了很多的前期准备工作。首先他打听到这片“血子树”林还在,而且已经挂了古树名木牌重点保护。接着又问清了所属自然村的名称和方位。然后,父亲满脸笑容,底气十足,一马当先,信心满满,当起了护花使者和免费向导。

路程说不远也有点远,到达童家自然村时,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,此时,满眼秀色和牛奶面包早已填饱了我们的胃口和心胸。从姜村进来,平整的水泥公路,依山盘旋蜿蜒,一个“生态公益林项目重点保护区”的永久性标识牌立在桔园旁的公路边。更有棵棵枫树一路相伴,想象深秋时节,层林尽染中,红枫如飘带环绕山间,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风光画卷。现在虽因季节入冬,枫叶大都干枯落地,少了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 浪漫,但铺满路边无灰无尘独自成景的厚厚一层枫叶,却成了两位小朋友的新鲜玩具,他们开心大笑着,也不管心爱的车子有没有停好,也不怕把漂亮的新鞋弄脏弄坏,一起冲上前比赛似的左踢右踹,把某一段路边的枫叶踢了个底朝天。

我和彩薇则一边关顾一边赏景一边拍照。枫树是景,荻花是景,小桥是景,溪流是景,竹林是景,水井是景,废弃的泥屋是景,排队的番鸭是景,深山里的小洋楼是景,女主人加工的玩具也是景。一路行来,更有亲人的开心笑脸和开怀笑声,那是人世间最美丽最动人的风景。

童家自然村原来是一个村民小组,有十几二十户人家。历史好像定格在某一瞬间,白色的石灰墙上,还清晰可见文革时期的标语。现在只有村庄对面的山脚下,住着一户人家。等我们到了门口,刚才汪汪汪的家狗,热情地摇起了尾巴。我们把车存放在他家,父亲又再次问过了路,然后才向村庄后面的山坡进发。

山陡路窄,幸好有霜降摘油茶的山主,从芒荻蕨箕丛中清理出一条小路。开始,路两边是荒芜的菜地,这里曾经长满翠绿的四季菜疏,还有大片的玉米红薯,现在已经成了芒荻的天下。越往上走,山道越难行,踏着脚下厚厚的枯草落叶,两个小朋友倒是兴致勃勃,跟在领路的父亲后面,为做老二老三争论不休,却一不小心被父亲走过后弹回来的枝丫碰到眼睛,弄得泪水涟涟。彩薇紧随小朋友,我就负责安全断后。父亲因为摔断了双手安装钢板后出院不到一个月,只有右手稍稍能用点力,我在路边拣了一根干木柴,折去枝桠,给父亲做个拐杖,然后一边走一边听父亲讲自己的笑话:“两只手摔断了,最麻烦的事,就是每天早上喊你妈来扶我起床给我穿衣服。她总是忙,不能一喊就到,我就自己想了一个起床的方法——鲤鱼打挺。练功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能站起来,我没那功夫,但我一个鲤鱼打挺能够坐起来,这也很不错了!”说完满脸得意。父亲的智慧乐观逗得我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上到一定的高度后,山道弯弯,我们开始沿着这座山的西侧,在山垅间的横排路上穿行。有油茶的路段,勤快的山主砍掉了杂草荆棘。没油茶的地方,芒荻茂密一两人高。在山下需要抬头仰望的高高山峰,此刻变成了身边的几个普通山包,坡上生长着各种林木,隔山相望,红黄绿褐,秋色尽染。回身望去,远方连绵的群山,早已经匍匐在我们脚下。父亲一边走一边说:“现在登山是最好的季节,蛇兽都冬眠了,刚摘过油茶,路也刚刚被整理踩踏过。”一提到蛇,两个小朋友有点紧张,惊恐地问:“爷爷,会有蛇吗?”父亲笑呵呵地安慰着:“这么茂密的山林,其他季节肯定有蛇出没,但冬季没有,因为冬天出来它们就要被冻僵了。你们不是都听过《农夫和蛇》的故事吗?”

沿横排路往前走了很久,接下去,都开始下坡了。刚巧这时路遇到一个砍柴的中年人,父亲便和他聊天问路。我们在路边采摘到了可入药的黄芪,可食用的“乌饭”,发现并拍下了一种红艳艳圆溜溜不知名的野果。勇敢的乐乐为了看野果返身下坡时,被一个芒荻杆绊倒摔了个狗啃泥。哭过几声,揉揉之后,又开开心心地追着文文往前走,因为他说“从来没有走过这样的路,太好玩了”。

“走错路了,搞错了方向,幸好碰到这位砍柴的叔。上山后应该往山的右边去,我们却往左边来了。”父亲不好意思地呵呵笑着。

从山垅里走出来,我们又看见了脚下的村庄。我们在山的南面,沿着另一条横排路,从山的西边去往山的东边。看得出这条路走的人更少,虽然高大割肉的芒荻很少,但钩衣刺人的荆棘很多。不过在这条路上,我们发现了一株野生黄芪结满了桔黄色的果,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,成了我们的一大收获。

横排路慢慢变成下坡,我们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。父亲兴奋地喊道:“快看,那边就是血子树林。”抬眼望去,就在我们脚下的山坞垅里,有一片茂密的树林,枝叶繁茂,葱茏墨绿。我们从另一条山路往下,穿过一段两边密不透风的高高的芒荻墙,先是看见一座倒塌了半边的黄土屋,走过黄土屋,眼前豁然开朗,一大片树林中间,三株需几人合抱的古树,把我们都惊呆了。

最大的一株血子树,要四五个人才你合围,依靠在她坚实的树干上,觉得自己是那么瘦弱和渺小。古树名木024 ,落款是“上饶县林业局”,这棵古树上的牌子只有这几个字,树名和树龄都是空白。另外两棵夫妻树,一块编号0241的标牌靠在树根上,一块标牌已经不见,但可以推出编号应该是0242,他们以一米多的距离携手并肩,同样是三四人合围的树干,同样是腰杆挺直顶天立地。此刻,舒婷的《致橡树》,像一股清泉在我的心中流淌: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每一阵风吹过,我们都相互致意,但没有人,听懂我们的言语。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像刀,像剑,也像戟;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。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坚贞就在这里:爱——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。

经过对叶片形状排列和刚结出的绿色果子进行仔细辨认,我“血子树”,应该就是中国南方珍稀树种红豆杉,生长缓慢,生长期很长。父亲说,相隔三十六年,看起来他们根本就没长。用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红豆杉作对比,他们的树龄大约在八百到一千年。

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。当红豆满树,摇曳风中,就是红豆杉夫妻树最真挚最美好的爱情告白。那一片繁衍生长大小不一的红豆杉群,则是他们千年爱情的历史见证。

而我与你,终是有缘。千年等一回,披荆斩棘,过千山万水,得以相遇。此时此刻,惊讶赞叹已经多余,静静的,让我细抚你的枝,让我轻吻你的叶,一起感受爱情的力量,一起领悟爱情的真谛!

2015.12.26

共 06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以拜访作者父亲曾经遇见过的“血子树”为目的,以一路的见闻感受为线索行文。文章写了一路看到的树景,写了家人一路上发生的快乐故事,写了父亲讲述的故事,写了“血子树”的奇特景象……在这些内容的叙述描写中,让我们看到了生态保护的成果,看到了生态保护的重要性;让我们分享了作者一家三代人的欢乐,让我们明白了旅游的真正意义;让我们明白了保护珍稀树种和古树的意义,让我们明白了一个作者在生态保护和古树保护中应该承担的。文章叙述流畅,重点鲜明,主题明确,很有启迪意义。【:春雨阳光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2:15:45 这篇文章给我们感动的有两点:第一,是一家三代一起出行,满足老人的心愿,开阔孩子的视野,陶冶中年的心情,这意义非同寻常;第二,是文章提到的写作者的社会感的问题,作者父亲希望作者关注本地古树的问题。 语文教师

2楼文友: 12: 9:5 谢谢春雨阳光的辛勤,问好!走进大自然,总能发现不一样的风景,总能得到最好的感悟!

小孩咋样预防感冒

小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

优卡丹牌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作用

小孩有点咳嗽怎么办
开发小程序外包公司
灯盏花药业都有哪些产品